應用劇場讓你腦洞大開,生活世界超展開!

文/涂繼方

觀眾、演員、劇作家:劇場藝術理所當然的三大構成?

你看戲嗎?或許你可以買一張票,進劇院看戲。入場前,別忘了暫時將你的聲音寄放在前台,以共同維持觀賞的最佳品質。你坐上觀眾席,舞台幕啟,聲光燦爛的氣氛誘惑著你,扣人心弦的表演撩撥著你,隨著舞台故事的流轉,召喚著你的熱切關懷與難捨回憶,情不自禁地暗自偷渡個人私密的情感,與之共感,即便你在心中,千迴百轉、如癡如醉、橫衝直撞,恨不得闖入舞台,力挽狂瀾,扭轉劇情,你依然訓練有素、處變不驚地坐著,節制自己想要採取行動的慾望,維持對台上演出最小化的干擾,忠誠地當一位有教養的觀眾。

這是典型的劇場表演形式,重視藝術成就與娛樂效果,多半由三面可見或不可見的牆劃分出舞台區域,而一道隱形的第四面牆,則豎立於舞台區與觀眾席之間,清楚區分出表演者與觀賞者,這樣的二分象徵著觀眾作為劇場藝術的被動接收者,劇場藝術的創作權似乎歸屬於限定的專業人員?劇場藝術只能在專業劇院發生嗎?虛構的戲劇化場景和真實的生活情境各執一方,不相為謀?

當觀眾不再只是觀眾,劇場不再只是劇場

當觀眾開始坐不安席、蠢蠢欲動,最終決定站起來,影響舞台,或是穿越第四面牆,走上舞台,打破了演員與觀眾的分界,台上的演員無法再將觀眾視若無物,這典型的劇場形式就開始有了新的翻轉與變化。「應用劇場」(Applied Theatre)這個新興用語應運而生,於1990年代被廣泛使用,尤其特別受到劇場工作者、學者和政策制定者的青睞,用以指稱不同於一般主流典型劇場形式的各種戲劇活動或劇場模式。戲劇表演可以不再是專業演員的特權,而是一般民眾的生活展示或預演,劇本也可以不再是劇作家個人觀點的一言堂,而是一般個人或團體臨場即興共創,應用劇場的參與者同時兼具觀眾、演員、劇作家三位一體,而劇場可以是一齣戲劇創作的「成果」,更可以是一段經驗戲劇的「歷程」。

應用劇場依循其合作的個人或團體社群,有一特定的目的,應用戲劇的方法,來探索特定的議題或改善個人生活,進而創造更美好的社會。在這個新興領域中,應用劇場已發展出非常多元的模式,每一種模式都有其特有的理論基礎與專業化的實踐方法,彼此之間大相逕庭,自成一格,然而基於應用目的與對象、場域的廣泛性,應用劇場往往不只侷限於戲劇範疇,亦結合社會學、政治學、文化學、心理學、教育學、人類學等專業範疇,展現出跨學科的整合實踐。

臺灣應用劇場的在地實踐

應用劇場可謂是當代破壞性創新的產物,帶有混血與叛逆的性格,其顛覆典型的劇場傳統模式,跨越了學科間的藩籬,逐步建構出應用劇場藝術的多元方法。雖然目前尚無共識,界定其明確的範圍,但依其應用的目的性,可分為五大類,大致涵括現有的應用劇場模式(Blatner, 2007)。

一、社群建構,如:運用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re),協助心理疾病的患者與家屬形成支持性團體,並透過公開演出,推動心理疾病去污名化的社會倡議;運用口述歷史劇場(Oral History Theatre),陪伴政治受難者,敘說生命經驗,再彙編為戲劇,形成政治受難者的關懷社群,亦促進社會對此議題的理解。

二、教育,如:運用創造性戲劇(Creative Drama)活化國中英語教學;運用教育劇場(TIE),引導參與者進入歷史事件場景,與關鍵人物對話,並採取行動,促進參與者對於博物館文物的當代理解與詮釋;運用過程戲劇(Process Drama),讓參與者在主動參與建構戲劇的歷程中,探索移民者的處境,反思跨文化的議題。

三、心理治療,如:運用戲劇治療(Drama Therapy)探索個人對於親密關係的深沉渴望;運用心理劇(Psychodrama)與過世的寵物告別,療癒悲傷失落;運用社會劇(Social Drama)於藥愛團體,探索藥愛成癮者的社會處境。

四、賦權與培力,如:運用被壓迫者劇場(Theatre of the Oppressed),協助社區民眾認識自己、反思人我關係、表達社會處境,並凝聚社區意識,改善社區當前所面臨的問題;論壇劇場(Forum Theatre)激發觀眾對於社會議題的關切,邀請觀眾直接介入戲劇情境,提供可能的解決方案,取代台上扮演派遣工的演員,與扮演雇主的演員即興互動,嘗試各種可能的策略,作為改善生活壓迫處境的行動預演;隱形劇場(Invisible Theatre),在捷運車廂上,演員預先規劃當前社會對於婚姻平權議題的爭論,巧妙地讓劇情自然而然地發生,展現出此議題的多元立場,突顯其中蘊含的衝突與張力,民眾將不知不覺地涉入戲劇情境,參與議題的對話與行動;在展能劇場中,跨越身心正常與不正常的分界,盲人、聾人、聽人等同台共創共演,促進身心挑戰者的文化參與權。

五、生命擴展與娛樂,如:小丑醫生(Clown Care)在醫院以幽默的即興表演,為病人、陪病者與醫護人員帶來樂趣,紓解壓力。

上述案例舉隅,皆是取材自臺灣應用劇場的在地實踐。這些多樣化的應用劇場模式,雖然各有其主要擅長的應用場域與功能,但是在一般實務中,應用劇場常常兼具綜合性的功能,如:心理劇應用於企業,不僅可能緩解參與者的職場壓力,亦可教育職場衝突的因應,更能提升權能感。而應用劇場的實踐者,突破了劇場限定,吸引各領域的實務工作者投入其中,參與者亦橫跨不同的年齡層與族群,包含社區、學校、博物館、醫院、監獄等,是臺灣目前較具發展基礎的應用劇場實踐場域。

以應用劇場的光,照亮家的幽微陰影

政大藝文中心策畫「非典型的家」作為2021年春夏藝術季的主題,邀請在臺灣應用劇場領域耕耘多年,實踐力豐沛的三組團隊,推出三檔不同類型的應用劇場工作坊,立基於臺灣當代的家庭議題,從社會、教育與心理三個面向,探照家的社會處境、家的人際邊界、家的心理象徵。

2019年,臺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的國家,同志家庭的社會處境改變了嗎?同性婚姻生活又會遇到什麼樣的難題嗎?《彩虹家庭》實境創作工作坊,由擅長「實境實驗劇場」(Immersive Experimental Theatre)與發掘社會性議題的OD表演工作室策畫,透過同志家庭事件的實境扮演,身歷其境經驗同志家庭的困境,並在行動與對話中,促進問題的反思與困境的轉化。

臺灣正邁向2025年超高齡社會,長照人力需求大增,外籍看護工隨之進駐臺灣家庭,不僅填補了家庭照顧人力的空缺,可能同時也填補了家庭人際情感的空缺,在共居共苦、公私領域交融之下,看護工可作為另類的家人嗎?《類家人》戲劇教育工作坊,由擅長教育劇場與推廣公民教育的思樂樂劇場團隊策畫,運用一系列的戲劇教育策略,探討臺灣家庭中的新興角色-外籍看護工,角色的內在聲音與外在系統連結。

人人總說回家真好,何以逢年過節,想逃家的念頭還是隱隱發作?家有千絲萬縷,無論離家有多遠,總有無形的力量影響著每一個人。《逃家計畫》心理劇體驗工作坊,由擅長心理劇與深度自我探索的本真心理劇學苑團隊策畫,運用社會計量、角色交換、腳本漫步、未來投射等方法,回溯家庭成長經驗,梳理對於家的矛盾情感,重新安頓自我心靈的歸屬。

非典型的家並非獨立於典型的家之外,往往是鑲嵌於其中,或是若隱若現地藏身在典型家庭的背板之後,而應用劇場可作為一束光,嘗試探照在典型家庭中,那些早已存在,卻往往被置於暗處或邊緣的人、事、物,運用戲劇方法的創造力與反思力,釋放曾經喑啞的家庭故事,讓從陽光之下遁逃的人性陰影得以重新現身。

誠摯邀請你一起來體驗應用劇場的無中生有,嘗試翻轉你所以為的理所當然。不用擔心自己不夠活潑不夠愛演,請暫時放下對於「成果」的追求,投入於自然發生的戲劇「歷程」,如你所是的展現即可,也不用擔心兩手空空、頭腦空空,你在現場的所思所感就是創作與對話的絕佳素材。應用劇場將引領你繞過大腦與語言的防衛,在往返於語言與非語言的身體行動中,開啟身歷其境的五感體驗,穿梭於虛構與真實,擴大你對於自己、對於他者、對於世界的認識。

 

《逃家計畫──心理劇體驗工作坊》
The Runaway Project: Psychodrama Experiential Workshop
2021.03.27 & 03.28
(六)(日) 09:00-12:00,13:30-16:30,兩天,共12小時
Sat. 27. & Sun. 28. Mar. 2021 9:00-12:00; 13:30-16:30, two days, twelve hours.
藝文中心6F 622活動室
Room 622, 6F of NCCU Art & Culture Center
報名 Register

講師

涂繼方|諮商心理學講師/督導

專業輔角

許濘宴、杜歆柔|諮商心理師

Lecturer
TU Chi-Fang│ Counseling psychology lecturer/supervisor

Professional Auxiliary
HSU Ning-Yen|Counseling Psychologist
TU Hsin-Jo|Counseling Psychologist

報名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