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的無菜單料理

文/ 李世揚 即興鋼琴家

嘗試過無菜單料理嗎?
甚麼都無法問,菜來就上,想吃就吃,不吃拉倒,帶點限定性、隨機感的驚喜,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這種反其道而行的操作模式,就某種程度上來說,似乎能提升消費者的興趣,滿足其獵奇的心。然而,綜觀表演藝術的領域,一場無法預先公佈曲目的音樂會,還是一齣缺乏劇名或舞碼的演出,似乎在臺灣還不算太普遍。既然所能得知的訊息如九牛一毛,恐怕就是得即興吧!

即興是一個現在進行式

即興,依當下周遭環境刺激所作的立即反應,它應用在各種學術、技藝、知識領域上,也可以是一種創造的方式或概念。實踐者透過相當自發的直覺或經由必要的技術層面及相關的專業知識而有效地呈現即興藝術。哲理上,即興所指的是在瞬間所產生的個人意識(awareness),並發展出深刻的認知(understanding)而有所行動、作為。這種意識與認知的聚合,使實踐者在適切情誼的範圍中選擇,且能將其引領至不可再複製的經驗之中。這種自覺的悟性,精神層面就某種程度上與禪 (Zen) 的意念極為相似。即興音樂也稱自由音樂(free music)、創意音樂 (creative music)、即時音樂(echtzeitmusik)、立即作曲(instant composition)。

瞭解即興的特質 回觀音樂的歷史

即興的不確定性,不可預期性,它的多變、純粹、自由等,也正是擁抱更多的可能性,開展無限的想像力,與追尋藝術的未知,可能的各種形式,需要不斷自我質疑辯證,卻保持開放的心,毫不違和。相對於預先構思、已完成的作品,即興意味著冒險,卻並非毫無組織,亂無章法,其結構於時間的行進中逐漸形朔,當然也包含五味雜陳的心路歷程轉變:期待與興奮、喜悅與挫敗、無畏與恐懼。在音樂發展的歷史脈絡下,當記譜法尚未建立完善,音樂純以即興式的創造而後被流傳與記憶,從中世紀單旋律的素歌發展到大約九世紀複音音樂雛型的奥干農、巴洛克時期的數字低音、歌劇中的反始抒情調、古典時期協奏曲裡的裝飾奏、浪漫派的沙龍鋼琴音樂、現代派的機遇音樂,可見諸多與即興相關的案例。即興除了需要一定的技術外,品味也是很重要的。不少文獻都記載著巴赫、韓德爾、莫札特、貝多芬、蕭邦、李斯特、布拉姆斯等古典音樂作曲家都是擅於即興演奏的大師。

屬於我們的即興盛事

今年適逢Taiwan International Improvised Music Festival臺灣國際即興音樂節(簡稱TIIMF,2019年第三屆,創立於2015年),同為兩年一度的即興盛會i•dance Taipei 國際愛跳舞即興節(簡稱idt),也將陸續在十一月展開。後者於活動官網上的介紹:i是「我」,也是「獨立(independent)又相互連結(interconnected)」,強調即興勇於表達自我的必要性,每個人都可注入自己的獨特性,在不分年齡、性別、國籍、階級的開放社群,彼此交流。在即興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能量相互的傳遞,皆是流動的,競爭(competitive)及合作(cooperative)也並存著。臺灣的現代舞團驫舞劇場從2016年也開啟「混沌身響」系列展演,關注舞蹈與音樂的即興實驗。由此可見即興的潛力,甚至能為跨領域提供更多的對話,打破藝術分類的界線。

今年TIIMF邀請來自德國的音樂家: Sawt Out 三重奏,由來自德國的Michael Vorfeld 與 Burkhard Beins兩位擊樂家,以及常駐柏林的黎巴嫩音樂家Mazen Kerbaj所組成,前兩位曾受邀P Festival來臺演出,音樂極具張力,聲音層次豐富,Mazen Kerbaj除了是一位知名的漫畫家,也以演奏「預置小號」 (prepared trumpet)聞名,他用一般正規的小號,不發出任何一個可辨識的音高,而是透過物件與樂器產生的聲音質變,甚至能達到如同電子音樂般的效果。曾經與莎夏.瓦茲舞團合作過的保加利亞籍小提琴家Biliana Voutchkova,除擅長演奏現代音樂,也致力於即興。「無名小卒」(The International Nothing)是由Michael Thieke 及Kai Fagaschinski兩位單簧管演奏家所組成的二重奏,音樂凝聚靜謐,專注於微分音,同質聲音組合的細膩變化。從許多即興音樂的團名或世界各地相關的音樂節來看,都透露出不尋常的訊息。當人人都想成為舉世聞名的成功人士,卻也有人不想大有所為,光是將International和Nothing兩字放在一起,就是個矛盾的存在,一種反體制、對抗主流的聲音,抑或嘲諷。瑞士有個實驗與即興的音樂節,就叫Uncool。當不酷也是一種存在,這就是某種自我肯定,也彰顯了我的與眾不同。

關於靈感.政大限定

同樣來自旅居德國的大提琴家,林惠君所發起的計畫《關於靈感》,是從她與德籍古琴家Wolfgang Schwabe的二重奏所做的延伸,古琴與大提琴,一彈一拉,並非創新的組合,然而,能更進一步探索聲音實驗、走向更自由的即興演奏者卻不多。由於古琴譜只記載指法和音高,並不記錄節奏,讓演奏者有更多即興的空間。林惠君的音樂風格多元,過去所發行的作品,從專輯《金瓫》到《Invisible Message》,有翻玩巴赫的大提琴無伴奏組曲,結合手鼓更添節奏動感,有與電吉他充滿畫面富詩意的自由即興,也有自己天馬行空的創作,甚至加入傳統樂器琵琶,也毫不違和,相當耐聽。林惠君長年投入即興的教育與推廣,近年更是在其創立的音樂廠牌Maybee Records發行多張即興音樂專輯。此次政大的演出加入鋼琴、笛簫,將大提琴與古琴的二重奏擴編至四重奏。以歷史的軌跡,展開一段音樂旅行,從不同的時代和文化脈絡來看即興,甚至談靈感,之於創作,演奏曲目涵蓋中國先秦琴曲、歐洲巴洛克音樂、二十世紀美國爵士樂、現在的臺灣音樂,從有框架限制的即興,再到從無出發的自由即興。

回歸初衷 探索自己

藉由即興,可以發展個人特質與創造力,更加認識自我,在不斷地嘗試及探索後,找到屬於自己的語言,達到具辨識度的獨特美學。人難免會有慣性,企圖擺脫之,迎向挑戰,亦是即興經常會面臨的事。因此,回歸初衷,像孩子一樣的玩耍,放下成見,真誠的面對自己是相當重要的。即興音樂家的開放性,讓他們更敢於實驗,特別是在傳統或正規的樂器上,找到新的演奏方式和音色。在過去,即興音樂只存在當下,無法被記譜,但現今,我們可以透過科技來錄音留存,我們尚能回首一探究竟,即興的藝術 ─ 彷彿連結過去、現在與未來,這種瞬間迸發的展現,置於表演藝術的即場性,可謂完美的契合。這種必須親臨現場的演出,也為其帶來更大的可看/聽性。在欣賞即興的演出時,每個姿態、聲音的背後都隱藏了訊息,觀/聽眾有更大的責任和主動性,去詮釋及解讀所感知到的。然而,人生就如即興,當我們經驗到生命的無常,是否就更能坦然的接受,從各種突發情況中以學習應萬變。在廣大的世界裡,因即興,故我在,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或許就是生命最真實深刻的印證。

 

關於靈感
All about Inspirations
2019.11.20
(三) 19:30-21:00 | Wed. 20. Nov. 2019 19:30-21:00
藝文中心 3F 視聽館
Audiovisual Theater, 3F of NCCU Art & Culture Center
線上報名 Register
表演者 Performers

大提琴、人聲 Cello & Voice|
林惠君 LIN Hui-Chun
鋼琴 Piano|
李世揚 LEE Shih-Yang
笛、簫、鼻笛 Dizi, Xiao, Nose Flute|
林小楓 LIN Hsiao-Feng
古琴Guqin|
施維禮 Wolfgang Schwabe
線上報名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