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學務處藝文中心 ‧ 藝文中心簡介 ‧ 藝中場地租借 ‧ 參觀資訊
首 頁 ‧ 聯絡我們 ‧ 歷屆政大駐校藝術家 ‧ 網站地圖  
introduction program artist exhibitions performances movies workshop
  
 表演總覽   1 / 2 


【 評論 】

 從爵士樂開始
文/王育民

要談絲竹空,由團體創辦人彭郁雯看就可略窺,他的身上可以看出絲竹空的組成、思想甚至演變與核心價值,從多元的角度以及跨領域的嘗試配上對音樂的熱愛與見解,樹立了絲竹空作為一種台灣國樂與爵士樂合作的典範,而到近期絲竹空除了作為台灣國樂演奏爵士樂的代表、更是爵士樂圈內共同交流的橋樑。

以1974台北現場爵士音樂酒吧Blue Note正式在師大路落成,作為小型爵士樂團的起點,然而到1997年彭郁雯從柏克萊音樂學院回臺組成變形蟲爵士樂團,台灣原創的爵士音樂作品卻屈指可數。2001年變形蟲爵士樂團發行《 變形蟲現場實況錄音 》,成為台灣現場側錄的爵士創作專輯先河。

跨到與國樂合奏的是因緣際會的結果, 2003年柳阮演奏家陳怡蒨因為學習爵士鋼琴,相互認識並且邀請為其柳琴獨奏會作曲,催生了代表作之一〈 鳳陽( 鳳陽花鼓狂想曲 ) 〉,開啟了彭郁雯國樂元素的創作,而到2005年隨著作品的累積與另外兩位團員吳政君和藤井俊充( Toshi )的加入,樂團水到渠成。

從一開始名叫「 彭郁雯爵士雅集 」,發表了第一張實體作品《 絲竹空─彭郁雯的爵士狂草 》提出了「 絲竹空 」作為中心的概念,這個名詞來自於中醫裡的眉梢間凹陷處稱絲竹空穴,在中醫裡有治療頭痛、眼睛不適等功能;另一方面,絲竹兩字包含中國音樂與樂器的通稱、而空兼具巨大的無與老子思想的延續,體現出一種佛學和道家的修行狀態。而後把絲竹空當作一種作為團體的象徵與指標,絲竹空爵士樂團開始為台灣的音樂繪出新的面貌。


創作的跨越

用一個詞來宏觀整個絲竹空的創作進程,「 跨越 」兩個字作為一個總結最貼切,從對絲竹空爵士樂團2007年《 絲竹空 》、經過2009《 紙鳶 》、2012《 旋轉 》到2016年底發行的《 手牽手 》,這兩個字當動詞,意指橫越某種障礙或跳出某種規範,而這個動作預設了兩地存在的必然性和作為一個主體實踐動作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這個詞彙直接指涉兩地相互連接的事實。絲竹空不但從作品跟理論證實了這些行為,更用行動讓所有人看見。

從《 絲竹空 》專輯做開端,包括最早成形的〈 鳳陽 〉到〈 水畔─寒鴨─嬉水三部曲 〉都從爵士樂的基礎出發,思考柳琴的音色和表現手法,從爵士的節奏、邏輯與豐富的和弦色彩作為開端,但又把柳琴在傳統秦腔的高音伴奏角色列入考慮,讓清脆、悠揚又帶著彈撥樂器特色的表現的手法能夠在其中優游,而在演奏與即興的部分不會過於受到樂器先天設計上的限制,在設計的巧思上具跨時代的意義,當爵士樂往國樂踏進一步,認知上的爵士樂就更加遼闊。

從形式和意象進入中國文化後,在演奏語法上大量套入中國傳統音樂的句法在《 紙鳶 》開始,這個階段奠定了現在表演常見的六重奏模式基礎,將管樂、拉弦和彈撥樂正式作為三個互相對話的主奏樂器,彼此應答對話;另外還是思維上的重新尋根,從首曲〈 想起思想起 〉拉開序幕,包括強烈客家山歌色彩的〈 山歌仔 〉、和借用中國南方戲曲作為名稱的〈 霓裳曲 〉、到串聯整張專輯的〈 漂流 〉二部曲,整張專輯帶著強烈薪傳意味,溯源使用中國樂器華人、元素和身體之中所包含文化的根源和思想的土壤。

第三張專輯《 旋轉 》一開始,衝擊性的電吉他就知道這次絲竹空不一樣了,如果把以前的專輯當作一種向下打地基的扎根動作,那這張專輯絕對可以說是往上延伸的成果,在原本已經熟稔的中國樂器、客家元素揉雜,搭配大量電子音色和表現法,意圖從原本線條、和聲上的重製,達成演奏要素的建構,像重編〈 鳳陽3.0 〉,讓電子音色和中阮對話,配上印度塔布拉鼓;或是〈 陽關三疊 〉用電貝斯重新詮釋古曲,試圖模仿古琴的技法跟音色表現,並接到下一曲〈 波那波那 〉,搭配上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的雙簧樂器巴烏,混成一種悠遠綿長全新作品。作品呈現出各種元素集合而成的聚合體,是十分前衛的大膽嘗試。且在這張吳政君和 Toshi 開始參與編寫曲目的行列,意外帶給整體不同的感受。

2016年《 手牽手 》以牽起所有人的手為起點,回歸到台灣本地元素,重新審視身邊的人們和賴以維生的自然環境,極大量運用原住民元素作重新詮釋和環境作為主題,重新理解、並對台灣當代面貌作出反饋。除此之外,這張不但收錄原本彭郁雯、吳政君跟Toshi譜跟編曲的作品,還收入了許多較新生代音樂家的曲子,如:玩弦四度的黃偉駿的〈 雨林 〉或余佳倫〈 醉了就唱歌 〉等,把手牽手不但作為一個創作概念、更是一個實踐,把所有人的手牽起來的動作,在牽手的行動中,更認清楚自己的位置、方向和所在的土地。


從表現作為縱軸

如果說時間軸作為橫軸最為一個團體創作風格與思想的演進,樂手的現場表演以及表現手段必然就是在音樂維度上的縱軸座標,我們能夠從整體思維與個人表現兩個大層面去定位一個作品。而絲竹空作為一個爵士樂團,樂手即興演奏的表現更是對於現場表演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在奪下第二屆金音獎最佳現場獎就證明,絲竹空是一個不但能從錄音作品展現其橫軸深度、且能夠從現場表演展現其縱軸寬度的樂團。

作為藝術總監,彭郁雯現場表演當然不容質疑,國內木吉他大師董運昌曾用「 仰之彌高、鑽之彌堅 」形容其之作品,認真去感受在表演和即興中所運用的音符和聲音,就能發現絕不是謬讚,在即興指間流出的聲音可以感受演奏者對於曲子細微情感的捕捉、穿越在各種不同和聲色彩中、結構從「 起承轉合 」一氣呵成,聽完之後對於曲子會有更深層的理解,令人回味無窮。

每次表演總是全副武裝的吳政君,不但身兼各種打擊樂器、還會拉起胡琴,每個樂器都掌控自如,在即興演奏中帶著一種優游、自在的神情,能把音樂舒服、流動展現得淋漓盡致,讓人通體舒暢。而同樣是元老級的Toshi也是十項全能,除了電貝斯外、偶爾還要打爵士鼓,另外還出過口琴演奏專輯,每次表演時冒出令人出乎意料的奇想,在聽的過程中驚喜連連,總能在意外之處,帶來天外飛來一筆之感。


傳承做為更大的動力

絲竹空作音樂,且不只是音樂,從彭郁雯爵士雅集到絲竹空爵士樂團、和製作《 手牽手 》專輯時團長換成吳政君,不難發現,對於他們來說,絲竹空並不是一個榮譽獎牌,而是一種傳承下去的價值,也許每次表演的人員、作曲者或是編曲人不一定相同,但繼承的是一種名叫絲竹空的價值。

這十年來,絲竹空興辦各種不同的爵士樂課程、爵士樂相關講座或給予國樂學生進入爵士樂的方向是他們持續努力的目標,這不但使絲竹空成為一個爵士樂交流場所、更能夠創造更多爵士音樂的愛好者。放眼整個台灣音樂界,從新興作曲家刁鵬、和新國樂組合「三個人」的笛子手任重、到「卡到音」的笙演奏洪紹桓等國樂新秀,都在這對爵士有重新的認識與詮釋,並帶著收穫在各自不同方向開花結果,等待有一天名為絲竹空的種子,長成鬱鬱蔥蔥的森林。

♦《 一起手牽手吧 》
    05.15(二)19:30-21:00
  • 地點:藝文中心 3F 視聽館
  • 表演者:
    絲竹空爵士樂團Sizhukong
線上報名 Register

♦ Hand in Hand

Tue. 15 May. 2018
19:30-21:00
  • Venue: Audiovisual Theater, NCCU Art & Culture Center
  • Performer: Sizhukong


政治大學藝文中心
校址:11605 臺北市文山區指南路二段 64 號
服務電話:(02)2939-3091 分機 63393
學務處藝文中心 ‧ 藝文中心簡介 ‧ 藝中場地租借 ‧ 參觀資訊
首 頁 ‧ 聯絡我們 ‧ 歷屆政大駐校藝術家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