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學務處藝文中心 ‧ 藝文中心簡介 ‧ 藝中場地租借 ‧ 參觀資訊
首 頁 ‧ 聯絡我們 ‧ 歷屆政大駐校藝術家 ‧ 網站地圖  
introduction program artist exhibitions performances movies workshop
  
 展覽總覽  2 / 2    
展覽介紹
展覽開幕活動
藝術家簡介
【 專文 】

永遠對不準的愛情描繪

從《 膚色的時光 》舞台設計說起

文/ 林巧湄

「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 」劇團在2009年推出的作品《 膚色的時光 》,不僅演員與設計群陣容堅強,更因為全劇以陳綺貞的音樂作為背景,讓該劇得以豐沛的商業劇場能量突破重圍,成為該年票房與口碑都相當亮眼的作品。這齣戲成功的原因之一,在於它進行了由導演與設計群起策劃、演員帶領全體觀眾進行模擬的「 窺視實驗 」。透過隔離的舞台裝置,將觀眾分成兩邊,刻意遮蔽觀眾的視線並選擇性地藉由投影、音樂、表演,同步「 再現 」給另一側的人,藉此達到情節的不中斷,並有企圖地完成了一次「 永遠對不準 」的愛情描繪。如此將文本核心思想與劇場演出形式充分結合的呈現,提供了觀眾全新的觸發與遐想;面對著一段一段緊湊的故事在眼前搬演,觀眾同時藉由影像窺視著舞台另一面的動靜。這個觀看的方式,正如同我們身處的世界,每一個人都是透過片段的資訊與被重新詮釋後的「 一種事實 」在活著,總是只能看到一部分的物事,沒有人能看到全部。

劇場詩人翁托南・阿鐸( Antonin Artaud )談及劇場文化與形式時曾說:「 形式的張力只是為了吸引或捕捉一種生命能量。 」以此對照《 膚色的時光 》,它除了將形式與內容妥善整合,完成了作品的藝術性,也隱隱然透露著創作者對於愛情與人生的看法。


不面對面的溝通,真相是什麼?

黃怡儒與導演王嘉明從大學話劇社就認識,兩人合作過許多作品,默契絕佳,是長年的朋友與工作夥伴。談及兩人合作的模式,黃怡儒說:「 我們的作業模式大概都是先有一個文本上模糊的概念,工作團隊就開始工作了。也正是因為如此,必須長期跟熟悉信任的夥伴合作。王嘉明可以充分理解我的想法,以及我想執行的方向。 」如果後設地從《 膚色的時光 》作品本身,「 逆向倒推 」回創作的原點,這個演出的完成正揭示了一種劇場實務操作的現況:每個參與劇場演出的工作者,都試圖在自己的位置上推演出劇作的全貌。透過專業技術與團隊演練、加上對於時間的拿捏,的確可以掌控戲劇作品的完成度;而一旦在舞台中央搭建一面屏蔽視線的牆,兩側同時有事發生,那就註定了每一次的演出與呈現,每一個在劇院裡的人都只能經歷二分之一。或更準確地說,每一個在劇場裡的人所經歷的,是一個被改寫了一半的「 成品 」,在這個作品裡,創作者想要表達的核心不證自明。

「 我們越來越不會想要用面對面的方式去進行溝通。」黃怡儒說明著他對於現代人溝通模式的觀察,「 有些時候,你會不知道一些念頭為什麼忽然出現。多年之後沈澱下來、再重新回想,就會覺得,大概就是那種現代人習慣非面對面的溝通方式,用通訊軟體、電腦等,對我來說會成為偶發性的反思。比方說,我看不看得到你的表情?能否切實聽見你喉腔的共鳴?能否看見對方肢體上的小舉動? 」

以一齣愛情推理劇( 而且真的有人死掉 )而言,「 真相是什麼? 」這個問題緊扣著舞台上所有的動作。導演與舞台設計者,正式透過這樣的舞台形式,表達了他們對於真相的看法,並與觀眾一起完成這個追尋真相的過程:原來,愛情的本質正如這一分為二的世界,我們看到與看不到的,都是愛情的樣子。當毀滅發生時,我們必須抽絲剝繭、重新檢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才發現原來走過愛過的時光,不是渾沌不是混亂,不是虛空也不是異夢,原來誤解與錯身,只因我們自囚於160度的視角裡無法翻越。


AB面互文,呈現角色心理狀態

第一場戲,演員仰著頭,雙手高舉,手上握著一部小型攝影機,維持著一個對天傾說的姿態。透過手持攝影鏡頭,演員訴說著台詞,刻意粗啞的吶喊,臉部細節便以全螢幕方式呈現於中央屏幕上,讓兩邊的觀眾同時看到他從冷靜到激憤的情緒轉折( 當然,只有一邊的觀眾看得到演員本人 )。舞台是個比黃金矩形更扁平些的長方形,長邊的中央架起一道離地約60公分的不透明屏幕,屏幕中央開了一扇門,演員可從舞台兩側、舞台下方及中間的門扇進出場。屏幕下方的縫隙,成為了兩側觀眾唯一能穿透視線、看到對面發生什麼事情的機會。極少的道具,平整的地板,左右前後對稱,這是一個充滿裝置卻近乎「空白」的舞台。

回顧黃怡儒歷年作品,雖多以西方現代舞台設計的形式表現,但他自述受到中國戲曲一桌二椅的舞台形式影響頗深。一桌二椅,是傳統戲曲用以突破時間與空間、穿越藩籬的任意門。也因此,對誠品信義店場地相當熟悉的黃怡儒與王嘉明,運用大量的投影、光線、聲音、走位,去完成觀眾對於文本所指涉的空間的認知與想像。投影的內容不直接指涉場景本身,跳脫文本現實,但用不同元素的影像反映角色的心理狀態。比如台上A面正進行著演員在小吃店,但投影的內容並非表現當下情境的場景,而是都市的街景、表達情緒的色塊、閃動的雜訊,透過這些畫面與演員心理相互補充,讓演員所在A面的觀眾看到內在與外在,另一面的觀眾則得以藉此窺探角色的內心。黃怡儒:「 影像是很微妙的東西。長久以來,人們對於影像的依賴程度很高。我們試著用影像去和劇場所有的元素整和,這是難度最高的。也是王嘉明最需要去傷腦筋的地方! 」的確,舞台設計必須為這個作品規劃出空間上的形式,但導演如何利用這個形式的特性,來使作品本身趨於完整,創造並延續劇場的詩意及幻覺,便是技術層面、舞台調度的範疇。在這個作品中,王嘉明的確做得相當成功,幾場令人印象深刻的戲:面膜影印機、泡澡、植物人、主角的死亡,都充分表現了導演、技術群與表演者之間合作無間的默契。


作品是生活片段的堆疊

黃怡儒的創作總是離不開他對現代社會、環境、人際的觀察,透過生活片段與物件的堆疊,他找到屬於自己的創作模式,而這樣的模式跟王嘉明不謀而合,成為兩人共有的歷程,他說:「 我在瑞士上課時參與了安娜・維布羅克( Anna Viebrock )工作坊時,他說過一句話影響我很深:『 要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往前走。同樣的年紀也很好,那樣比較容易有一種激盪的過程。』因為跟大師前輩一起合作,抱持著崇拜的心情,很難有激盪,不一定能讓我們把潛能發揮出來。」有一個穩定的創作團隊,對黃怡儒而言,絕對是幸運而且必要的。

採訪中,黃怡儒翻開影響他至深的畫冊,介紹著1991年路易絲・布儒瓦( Louise Bourgeois )一幅名為「 無題( Untitled )」的畫作,透著水漬的藍底,不規則的邊緣,描繪著一雙修長但並不美麗的雙腳,腳內存有不明異物,表現出一份執拗,或說是一種靜默的掙扎。這幅畫讓他覺得震撼:正是這種在簡單的中存放生活碎片的方式,其實表達出非常強烈、豐富的情緒。

對環境高度的好奇,試圖堆疊自己對所處世界的片段資訊,給予一個乾淨空白到接近荒涼的空間以容納生活的材料,透過這些材料表達出強烈甚至情緒性的畫面,正是《 膚色的時光 》舞台在美學上的一個特色。隔屏阻絕了視野,卻成為導演的畫布,成為觀眾眼前一片無垠的白夜,時而閃動清晰,時而曖昧難明,交錯出一幅永遠對不準的愛情描繪。

筆者簡介

林巧湄,二隻兔子的主人,文字工作者、城市漫遊者、廚房研究員。學習歷程跨越文學、戲劇、都市史與博物館學,對世界的好奇是一切開始的動力。喜歡看戲,對虛構與真實交錯的光影永遠著迷,願作一名痴心的舞台讀者。

政治大學藝文中心
校址:11605 臺北市文山區指南路二段 64 號
服務電話:(02)2939-3091 分機 63393
學務處藝文中心 ‧ 藝文中心簡介 ‧ 藝中場地租借 ‧ 參觀資訊
首 頁 ‧ 聯絡我們 ‧ 歷屆政大駐校藝術家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