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政治大學藝文中心政大藝中部落格
首頁參觀資訊聯絡我們網站地圖
展覽資訊 |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張照堂的攝影藝術與生命風景 » 時代背景關於「現代主義攝影」‧ 再評價張照堂




一、 時代背景

張照堂成長於一個極度壓抑、苦悶的年代,並且在這樣的時代氛圍裡,走過了他創作的精華歲月。臺灣的這個時代背景,政治空氣是高壓、肅殺的,攝影文化是空白或貧乏的;張照堂的攝影藝術,就在這樣的政治與文化悶局裡,迸出了一個獨醒的、清越的高音。

他出生於1943年,二次大戰未歇,日本仍殖民臺灣;他上小學時,蔣介石政權從中國大陸撤退到臺灣,政治上繼續高壓統治著臺灣人民。1950年韓戰爆發,臺灣成為美軍的後勤補給基地;美國為了防堵共產陣營在東亞擴張的冷戰佈局,將臺灣編入美國的協防地區,並開始提供經濟援助。這個佈局,讓蔣介石和國民黨政權得以偏安殘喘於臺灣,並且可以開始對島內展開政治戒嚴,以正當化其獨裁統治。

1950年代到1985年代中期,是臺灣社會受到高度政治控制與思想箝制的三十多年,而張照堂的攝影創作高峰,正好落在這個時代裡。蔣政權的右翼反共思想,與蔣介石深受日本士官訓練影響的軍國主義、窮兵黷武、與軍事化教育,讓臺灣人民在這個漫長的年代裡,從身體到精神都備受壓抑。除了反共話語之外的一切政治言論或進步思想,皆為禁忌;所有涉及社會現實之反映或再現的藝術表達形式,皆無空間。

在這樣緊張、低迷的社會空氣裡,當時主流的攝影實踐,只有兩種:一是做為官方喉舌的、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的新聞照片,一是唯一容許在民間操作的「沙龍攝影」。前者沒有一般人能隨意進入的工作空間,更不必談反映真實社會的新聞自由空間。後者則由順從並配合國府藝文政策的中國早期攝影家郎靜山主導,將沙龍畫意的休閒業餘攝影,推廣為民間攝影文化的唯一被認可方向;若稍微將鏡頭對準比較寫實的農村景觀或類似之真實生活題材,就會遭到壓制。沙龍攝影是一種玩攝影器材和工具技術的休閒攝影文化,它的題材和攝影概念千篇一律陳腐無趣,但是因為這樣的題材有著不碰現實、去政治性的效果,受到了官方的歡迎和鼓勵。 »




在這種政治氣候與攝影文化場景下,回顧張照堂的早期作品,與全盛期的大部分作品,即可清楚的理解,做為一個具有卓越視覺藝術才華、和反叛時代之政治壓迫氣氛的張照堂,為何在他的影像裡,展示著這樣強烈的超現實感、荒謬劇場、疏離觀點、甚至殘酷美學。從1960年代起,普遍受到西方現代主義思潮和藝術手法影響的臺灣文學界和各類藝術創作圈,確實爭相模仿西方的現代主義美學語彙,成為某種流行和風雅。儘管如此,我認為在攝影這種能立刻反應政治現實、因此被嚴格看管的藝術形式裡,以及對張照堂這樣具有叛逆性格的藝術家,超現實、荒謬、疏離、冷酷的影像語言,首先是一種試圖掙脫苦悶的抵抗與救贖之道。

張照堂在1960年代初期具代表性的、冷冽疏離的、超現實風格的攝影作品,一出手就是非常沈重的、具有壓迫性之巨大視覺張力的藝術。也就是說,他的攝影在創作之初,立刻抵達一個相當成熟的藝術高度。這樣的攝影家,讓人想起西方攝影史上的Andre Kertesz,Robert Frank,Henri Cartier-Bresson,和W. Eugene Smith等天才型人物。他們皆於創作之初,在影像掌握上,即已臻攝影快門藝術的成熟和高度。

張照堂出生於臺北縣的板橋,早期的一些經典影像,場景座落在他的家鄉,別有意味。我們固然可以在不知道「板橋」是什麼、在哪裡的情況下,閱讀這些作品本身的視覺張力與藝術趣味;但是,那些「無頭」年輕男子的身軀,那些失焦模糊的兒童的臉,那如鬼魅般冒出鏡頭前、立於稻田之中或裸身之上、浮現於布幔後、閉鎖於塑膠袋內的怪異頭臉,是出現在板橋的浮洲里、江子翠、村道上、廢墟前,背景甚至是清晰的稻田與觀音山時,那些代表著家鄉的地景,就讓這些無頭、糊臉、陰影與鬼魅,有了更讓人沈思的壓迫性與窒息感。這些鬼魅,是映照並宣洩著青年張照堂之抑悶不安的藝術精靈,也可以是臺灣社會在那個時代裡,身體和慾望沒有出口、靈魂和思想無路可逃的黑色共同印記。   more » 二、關於「現代主義攝影」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一、時代背景
» 二、關於「現代主義攝影」
  三、再評價張照堂

校址:11605 臺北市文山區指南路二段 64 號
服務電話:(02)2939-3091 分機 63393
首頁| 序曲| 最新消息| 活動相片| 相關連結|活動和時程表|| 義工招募 | 藝文加值趣
政治大學| 藝文中心| 政大藝中部落格| 政大駐校藝術家首頁| 參觀資訊|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